最新動態
新常態下城市設計和規劃控制的新應對 !
隨著2015中國城市規劃年會的即期舉行,JR首要戰略合作伙伴-中國城市規劃網特選本周風云人物-香港JR設計首席設計師-Raymond教授在規劃創新論壇上的專家觀點,邀請大家一起來思考和討論城鄉規劃的“新常態”。 一、什么是新常態 1.中國發展進入“新常態”。 新常態的轉型主要從過去的規模、速度主導型轉向至現在的質量、效率主導型。 2.中國城鎮化進入“新常態”。 新型城鎮化規劃中包含的七個核心維度--社會、經濟、空間、生態、文化、制度、政策,其中制度維度最為重要,社會、經濟、空間、生態、文化五個維度緊隨其下,最后政策維度落地,進行統籌規劃和分類指導。 3.城市規劃進入“新常態”。 從規劃理念角度,要重新認識城市設計的屬性與內涵;從規劃程序角度,要重新明確城市設計事權;從規劃管控角度,完善城市設計實務。 二、“新常態”下的“新應對”策略 1.認識城市設計屬性:管理&設計。 城市規劃與城市設計最重要的是公共管理職能,以建成環境為管理對象,城市規劃控制關注城市建成環境的“功能合理性”,而城市設計控制關注城市建成環境的“形態和諧性”,規劃控制與設計控制組成了城市的開發控制。 城市設計不是房子造得漂亮,而是政府對于城市建成環境的公共干預。因此,城市設計與城市規劃的目的一致。城市設計關注的是城市空間形態和景觀風貌的公共價值領域,并非所有的私權都可以被侵犯和干預,但是公共價值領域不僅僅是公共空間本身,同時也涵蓋了對公共空間品質有影響的各種要素。例如紐約中央公園,影響其品質的并非只有公園本身,還包括周邊的建筑界面。 “新常態”下,城市設計更多的是過程管控,制定相關的管控規則,符合管控要求,同時符合公共利益。 2.明確城市設計事權:政府&市場。 城市規劃與城市設計的三個目的是切合的,第一,市場的“負面清單”,要克服城市建成環境開發中市場機制存在的缺陷;第二,政府的“責任清單”,要滿足城市發展在經濟、社會和環境方面的空間需求,規劃和設計要告訴市場,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第三,政府的“權力清單”,要保障社會各方的合法權益,把權力裝進制度的籠子,明確體制的權力邊界。作為對私人權益的公共干預,城市設計事權必須在政治上是可行的,即城市設計的控制元素和控制要求必須是廣大公眾所認可的公共價值范疇。因此,新常態的規劃的新應對,不是說規劃做得多漂亮,而是更加強調制度與產權。 3.完善城市設計實務:效率&效果。 城市設計在實施當中應如何操作,是效率導向還是效果導向,是城市設計的實務需解決的問題,表現在成果上即為城市設計的導則。城市設計導則是以規定性為主還是以績效性為主,往往是頗有爭議的。規定性設計導則強調達到設計目標所應采取的具體設計手段;績效性設計導則注重達到目標的績效標準,并不規定具體設計手段,通常配有引導性的示例,采取文圖并茂的形式,有助于解釋每項導則的設計控制意圖。 在實踐中,城市設計控制往往采用規定性和績效性導則相結合的方式,分別適用于不同的控制元素。由于設計控制往往涉及到難以度量的品質特征,所以普遍認為盡可能多地采用績效性設計導則,確保達到設計控制目標但不限制具體手段,但一些地區特征明顯的(如歷史保護地區的文脈特征),表明采取規定性設計導則,也是必要的、合理的和可行的。 三、“新應對”的應用案例 1.香港城市設計導則應用案例 香港城市設計導則的公眾咨詢文件表明,作為公共政策的城市設計既是專業技術過程,更是民主政治過程。 面對此“新常態”,“新應對”的策略要從規模、速度導向轉化為品質、質量導向。 2.舊金山居住區設計導則應用案例 該設計導則是為建立和諧的鄰里環境提供“起碼準則”而不是“最高期望”。這表明,城市設計作為公共政策,具有技術合理性和政治可行性的雙重特征。 3.上海世博會后續發展規劃應用案例 該規劃在城市設計管控中,更多地從公共價值領域進行控制,對于私權的建筑空間要素則不進行過多干預,符合相關控制原則即可。 四、結語 綜上所述,可將現有的城市設計分為兩種,一種是針對城市一般地區,管理語境是效率導向,設計控制需要確保底線的價值取向,是以管制型為主的設計管理方式;第二種是重點地區的城市設計,要以效果導向為管理語境,要追求滿意、滿足理想期望的價值取向,確保城市建設的品質,設計管理方式需要以溝通型為主導,提供公眾參與,保障各方面的合法權益。 未來城市規劃和城市設計會納入更多的風格和元素,規劃要追求品質,做精品,這是新常態的新應對。


乱中年女人伦中文字幕_中文字幕色婷婷在线视频_无码中字制服中字出轨中字